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篱散人1818的博客

鸿蒙望府http://madide.1688.com

 
 
 

日志

 
 
关于我

散人自介:伟大天朝一顶级倒霉蛋,能力不多,不过还看不起很多庙堂上的菩萨,本事有一点,但是穷得没有隔月粮,聊交天下博友,弥补缺钱少物之空虚。

网易考拉推荐

中国三农应该怎样改革?——本人已由人民网、中华网发表,不是犯禁文章,网易觉得犯禁请删除,不要封博。  

2017-04-26 10:41:57|  分类: 三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三农的出路在哪里?

 

两年前,笔者写了不少关于三农现状和三农出路的文章,虽然一些文章还上了E政广场和前年的两会网络提案榜,但现实是,国企在加速混改,农地在加速流转,而房地产和强拆依旧,农村土地仍在被占用,转基因仍在推广,金融仍在失血,所以近两年基本很少写国企和三农的文章了——何必做无用功呢?但这一两年来,所见农村很多地方都在用国家投资改造农田和水利,以方便私人老板来包租,而收看市县级电视广播,也多在大力推广农田改造和私人集约农业。于是,出于忧患,手痒痒地又写一篇,明知无用,写出来,心里总能舒一口浊气吧。

中国从走出部落社会以来,几千年的历朝历代,国家政府的经费主要由农业税支撑,盐铁税补充,1949年后,中国的工农业和国防交通建设,绝大部分经费都是来源于农民的税贡,如公粮、统购、义务工统筹等等,直到十六大后免除农业税,农业都是向国家纳税的,可以说是农业哺育了中华民族,只不过随着工商业的发展,农业纳税的比例在减少。免除农业税后,农民不交税了,接下来还有每亩地每年百来元的农业直补,国家反过来给农民拿钱了,按理说农民应该很富了吧?可结果呢?这几年,国务院大力推进农地向私人老板流转,并为此制定了农地三权分置、农村金融等配套政策,更舍得花钱为了私人老板方便经营而改造农田、水利和道路,还每年都给集约经营的私人老板发放补贴,国家不但没有见到农业为国家交纳的税赋,反而还花大钱扶持农业——为了扶持私人农业,国家政府简直成了保姆式服务了!

国家如此呵护私人农业,农业发达了没有?农业为国家做出了多少贡献?农业还能像前30年那样哺育出国防科工吗?三农现实得到了什么样的改善?

全球三块最肥沃的黑土地,中国四川的成都平原和黑龙江的三江平原就占了两处,可谓天赐沃土!成都某郊县某村把五千亩黑土地包租给一个私人老板种莲藕,村委则利用莲藕打造观光旅游、农家乐,坐收管理费和提留失地农民的地租,村官的日子非常滋润,看上去非常成功;另两三个村则把毗邻的一万亩黑土地包租给一个私人老板种植小麦、水稻等粮食作物,老板每年的卖粮利润并不丰厚,可国家补贴就是十几万,而老板只需十几个员工,虽说每年的净利收入远不如包田种藕的,但老板本人每年怎么也有百来万的收入,算是当之无愧的资本家了。可是想过没有?被集约出租了土地的数千村民,仅有十几人能到农业公司上班,其余人的收入就是每年被村委提留以后的地租,一亩就几百元,够生活吗?在成都郊县,背靠大城市,还能做生意、打工,有的还能开办企业,但仍有多数村民在日益返贫,设想一下,这种模式在全国都推广开了,没有大城市依托的广大偏远乡村,大量既无力办厂经商又打不上工的失地失业的农民怎么办?国家政府能每月给失业农民发一千元失业金否?——这叫“成也忧患”。

绵阳市某县的南路深丘山区,省市共下拨十几亿扶农经费,一度时间媒体宣传得火热,要把划定的区域内的农户集中起来新修住房,村村户户修通混凝土道路,把山坡地尽量连片,筑地埂修水渠,总之要打造得私人承包商愿意来包租,要为丘陵山区推行集约化农业做成样板。但因山高沟深,不但工程量大,而且好些山上的居民死活不愿搬迁下山,如果给他们修上路,往往一两公里才能连通一两户人家,而土地连片也很难做到无死角,听起来很不错的十几个亿,投放到深山沟里却远不够用,县里更拿不出钱来收尾,结果是搞成了烂尾工程,去包租了土地的那些老板,领着国家补贴却还叫嚷着亏本,要不是合同约束着早就不想干了。十几亿,要是用于扶持塘约村式的集体农村,足够扶起来十几二十个村!可打水漂了,不但没见到收益,每年还要给私人老板反补,更没能解决居民的生产生活问题,反而还把原居民的包产地弄得没了界线,万一私人老板弃租撂荒了,原籍农民怎么来复耕?——这叫“败也忧患”。

另外,从前年、去年起,就常看到中东部各省土地流转后不少老板弃租跑路的报道。这种国家花钱为私人集约经营打造条件、又有配套政策的农地流转、资本下乡的集约化经营模式,就算从理论上推演,在中国的国情下也是有弊无利的,何况自推行以来,几乎都是失败,至少是效果不好、隐患不少,而且更有烂尾的,上面为什么不总结?反过来看,当年顶住了解散集体搞土地承包的政策的、经过了几十年实践检验的南街村、刘庄村、兴十四村、阳明村、崖口村、周家庄公社等集体农村,以及三年前才抛弃包产单干重走集体道路的塘约村,成功的典型、三农的金光大道,就明晃晃地摆在那儿,中央和国务院为什么就坚决看不见?为什么推广私人集约化农业浪费了那么多纳税人的钱而没有正面效果,还埋下了综合社会隐患的农地流转资本下乡,却还在猛力推进呢?别说那么多专家学者仁人志士一直在苦谏,就是我等升斗草民都看得清的事情,高庙里的你们,个个儿都是精英中的精英,会看不明白?

可能有人会说,再搞集体农业又会饿饭,现在搞集体农业又回到了过去,也可能有人担心,地分了,心散了,还能把土地集中起来吗?还可能有人担忧,如果又搞集体农业,村社干部还不是要贪污、要占便宜,农民又会受苦受剥削……种种担心不一而足。其实,只要肯走社会主义集体经营的道路,只要坚持了社会主义路线,在生产力、科技、信息技术、商业模式都高度发达了的今天,又为什么要生硬僵化地照搬过去的形式呢?路线是纲,纲举目张,路线一对,办法多多,用发展的、辩证地眼光来看待集体化,用新的方式来重组集体,就啥担心都没有了。

怎样回归社会主义集体农业比较好呢?下面是笔者两年前在人民网、中国经济网等多家网站发表过的拙文,也许能算一种参考吧。

 

假如全国农村推行了南街村模式……

 

本文描绘的图景的时间:2020年冬。

在重新修定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土房产法》、《农业法》《城镇化法》的保障下,全国的农村都推行了以南街村、刘庄村、周家庄公社的经营模式为主体、其他多种农业经营体为辅助的三农深改措施,现已进入到第四个年头了,但见——

全国70万个行政村,有约64万个村都根据具体情况,组建成了以原行政村为单位的、集体经营的、村民以承包地作为股份入股的、按公司化管理的现代农工贸股份公司,每个村公司除了农耕部、养殖部,另外还有三到五个各类农产品深加工厂和地方特色手工艺厂,其中还有约5万个村公司竟然还有了年产值过亿到数十亿的服装、家具、电器、汽车、生物、IT、机械工厂, 竟然还有十几个村公司为火箭、导弹、飞机生产零部件!也有约有6万个高山偏僻村被私人收购了,但因法律禁止农地用于房地产开发和其他商用,那些私人公司也都办成了不同特色的大小农场、牧场、旅游区或综合农业公司(集体农工贸公司、私人农牧场和各类经营体的用地,最终土地所有权是全民所有,依法获得的是永久的、可转让继承的国土使用权,获得使用权的前提是依法纳税)。

因为已经是第四个年头,在有关三农的法律制度的保障下,没有哪个村公司敢于腐败和能够腐败,没有哪个村公司敢把农地用来开发商用房地产,县、乡、镇政府全部精简了机构转换了职能,专事监察、审计各村公司的财务和为各村公司提供产销信息服务;到第四个年头上,已经约有45%的村公司,为村民建起了连片独栋别墅,每户人家住宅加上庭院都在320460平米之间,村里有了以前城里才有的各种公益设施,并已经实现了村民免费医疗和养老、子女从幼儿园读到高中毕业全免费,有的村公司还对进入了大学的学生进行补贴,初步实现了农村城镇化,其中约有30%的村公司综合福利已赶超北欧诸国,其他村公司也正在完善各种福利之中。

这几年来,很多农民工都返乡参加村公司的工作了,只有少数人还在外面打工,所以很多工厂不得不提高工资和福利待遇才能招到工人,因而给私人打工也很不错,不再享受牲畜待遇了。但因全国农村由财政倒补农业,由国家每年给每个村发放数万元农业直补款,变成了每个村公司每年要向国家上交数万元的税收,加上政府大大精简了机构转换了职能,远没以前那么多冗员了,再加上基本上杜绝了贪污腐败和挥霍浪费,对外用钱也最多限于仁道援助,虽然军费开支没有缩减,但国家财政一点都不吃紧了,所以大小企业的税赋减轻了80%以上,企业给员工支付高工资和买社保,再也不觉得不堪重负了,更重要的是所有企业都不必再支付潜规则的费用了,还有,全国农民都有的是钱消费了,连家具冰箱都是三五年就换新的,各类实体企业再也不愁市场疲软了,都觉得生意远比几年前好做。再就是,在外面打工的农民工大大减少了,城市下岗职工和大学生毕业就太好找工作了,各种企业、各村公司,全部都有的是大学生用武的岗位,好些城市人还跑到农村去就业呢!刚到第三个年头上,统计失业率就只能以千分比来计算了,弄得一直都以百分比来统计失业率的统计人员怪不习惯!

这几年,因全国性的农业公司、私人农场、私人旅游公司的创建和发展,要连片土地整修路渠,要兴建农产品深加工厂,要购置农机和各类设备,更有做得好的村级公司开始着手全面改善村民生活,采购需求突然就增大了很多,前些年严重过剩的钢铁、水泥、陶瓷、有色金属、机械、耐用品等产业,并没经过调整产业结构就反而显得有点儿供不应求了。这是怎么啦?并没有做啥调整啊,可产业结构自然而然地就趋向于大体平衡了!

因人们大都回本村工作了,而每个村公司的销售业务人员常年出差,又因全国的村公司所产各不相同、异彩缤纷,还因外国人对中国突然多起来的土特产和地方民俗产品特感兴趣,交通运输竟然发生了奇异的变化:平日不存在交通淡季,春节却没有了买不到车票的臭事儿,“春运”这个词儿竟然从人们的词典里淡化出去了,黄牛们不得不改邪归正找工作干,而小孩留守、老人空巢、夫妻分离这些曾经的普遍现象,反倒成了个别现象了。

由于是集体经营、机械化耕作,所有农村的生产效率都提高了很多很多倍,种粮用不了那么多人,于是村属工厂遍地开花,各类私人企业再次像2003年以前那样一派红火,无序过度开发的废弃工业园和空置厂房很多都得到了再利用,而中国的东西南北跨度又特大,出产各异,物资产品互补有无就显得异常繁忙,各县城各乡镇都冒出了很多技术咨询、创意工作室、物流、中介、广告、酒店、滴滴等服务性行业,没人号召互联网+和双创,可第三产业竟在不知不觉中就繁荣起来了,不仅方便了经营和生活,也增加了大量就业门路,城市乡村多年来的到处都是每天麻将搓得震山响悄悄变成了只有休息日和逢年过节才会听得到麻将声了。

这几年走过来,还有一个奇怪现象,就是国家领导不仅没有再感到过经济下行的压力了,更不需要政府再插手微观经济了,可那GDP啊,竟然神不知鬼不觉地窜过了9%,而且还是没注水的哟!真有点儿有心栽花花不成、无心插柳柳成荫的意味儿!

当然,因国家对政策和法律作了颠覆性的调整和改革,国家需要征用土地时,只需按法律规定直接与村公司股东大会协商和解决善后,就能非常顺畅地解决征地问题,无形中就没有了政府把人民的土地当他们家的私产来出卖的非法臭事儿,也没有为修建而修建的无效浪费了,当然更没有强征血拆,办啥事都顺当了,事情一顺当,曾几何时韭菜茬儿一般的访民,不知怎么就销声匿迹了。加上就业、医疗、教育、城镇住房问题的逐步解决,无需扫黄,社会上的黄赌毒、公共治安、卖淫嫖娼,不知不觉地就大大减少了,各地警察机构不仅辞去了协警,还不得不压缩警员编制,而且城管部门也顺势撤销,进了改革历史博物馆。

外国人真不是吃素的,看见中国三农经济全面激活并带动了整体经济,农村城镇化竟然全面实现了,产业结构趋于平衡了,内需全面强劲了,大城市病不治而愈了,就都争着来向中国示好,以前可是争着来要钱捞好处的哟,可现在呢,要么来投资,要么来贸易,把能够跟中国公平交易视为骄傲,曾经多年总想算计中国和侵略中国的恶国恶邻,也一个个变得友好了。当然,中国有了钱,尖端武器和军事力量也超越美俄位列全球前茅了,就算还有不安好心的国家,他也不敢写在脸上,凡事都得多看看中国的脸色。

这就是顺应历史潮流、用发展的思维创造性地打造出的新型社会主义集体农业摸式——路线一改,柳暗花明!

  评论这张
 
阅读(71)|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